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数码 > 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圆桌论坛

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圆桌论坛

2018-04-13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原标题: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圆桌论坛

4月12日,2018中国“互联网 ”数字经济峰会在重庆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政府官员、学者专家、企业代表3000余人参加了峰会,共同探讨各行业在互联网 助力下的发展与创新成果。这次是腾讯第四次互联网 峰会,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
在峰会上,由人民网总裁、人民日报媒体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叶蓁蓁主持,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华润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傅育宁、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中国工商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王敬东和永辉超市创始人CEO张轩宁共同参与了圆桌论坛环节。
马化腾认为 :互联网行业如果一直在空中的话,是没有前景的,它必须要落地,必须要和传统行业融合在一块。未来线上线下融合,是很大的痛点,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眼前比较近的一个风口是跨界融合。现在传统行业不能只考虑现在的制造业,而需要考虑转向服务全链条。
傅育宁认为 :传统产业的布局和市场影响如果能有效的嫁接上信息化的创作能力,发挥各自的优势,既能让互联网信息化属性的行业实现与实体经济有效的结合,同时也会有效的促进加速传统行业的转型,更有效的服务于实体经济。
朱华荣认为 :在这一轮经济的发展里面,由于互联网技术、大数据、云计算、传感技术、人工智能等等这些技术融合在一起,目前人工智能就是一个大趋势。具体到汽车产业中,智能网联汽车或者无人驾驶汽车,就是下一个风口。
王敬东认为 :数字互联网这种手段最终的目标还是要满足多样化的金融需求,解决传统经济和新经济之间的连接问题。银行将利用大数据的优势,在事先防范金融风险、事中干预风险和事后控制风险中发挥作用。
张轩宁认为 :这是一个消费升级的时代,而且带来一个全新的生活方式,用户的需求多样性和多变化,谁能满足上这个需求,对于谁来说,这就是最好的年代。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
叶蓁蓁 :刚才pony在演讲当中提到了跟今天大会的名字,2018年中国互联网 数字经济峰会相关的,他讲了三个名词。
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对这三个关键的名词会有多少种不同的名词解释,大家可以看到这三个很重要的名词在三年的时间里面,一年出一个新名词。这代表着什么意思?代表着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每年都在发生新的变化时代,是在新名词、新理念不断的涌现的时候。这样一种不确定性,使我们在展望未来的时候,大家可能都会有很多不同的想法。
那么刚刚晓楠讲到了我要主持这个环节,会有制造业、金融业、零售业等等不同行业的代表,大家坐在一起怎么样能够探讨一个共同的话题呢,共同的话题会是什么呢?我想对于未来不确定性,其实我们有一种很好的办法,就是借鉴我们人类历史发展过程当中已经发生过一些确定的历史和名词,也许这些名词让我们大家会觉得比较古老,比较熟悉。但是它给我们内心的思考方式,会带来一种稳定感和一种确定性。
如果我斗胆把今天大会的名字做一个更改,如果这个会发生在200年以前,大家注意是200年以前,它可能是中国公路 什么什么峰会,放到100年以前,就是中国电力 什么什么峰会。为什么我引入了公路和电力这两个词,因为今天的互联网 ,其实是一个新的、神奇的事物,但是在人类的历史上公路、电力这样的基础设施,是跟互联网有着非常强的可类比性的。
所以,我们接下来就把互联网当作一个人类历史上最神奇的基础设施来看待,看它和金融业、制造业、零售业,和我们央企、不同的企业之间,它会发生什么样神奇的、化学的反应。
下面有请五位业界的大咖来跟我们一起分享他们的思考。第一位腾讯公司马化腾先生,有请。第二位,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先生,第三位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先生,第四位中国工商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王敬东先生,第五位永辉创始人CEO张轩宁先生,有请到圆桌论坛区就座。
我想第一个问题先简单一下,给各位热身一下。 请各位结合自己所在的行业,讲一讲面对互联网 数字经济这样的概念 ,大家觉得本行业最大的痛点是什么,先请朱总。
朱华荣 :我觉得当前对于汽车这个行业来说,类似于中国自主品牌,最大的痛点是品牌力。
傅育宁 :感谢化腾请我参加这个论坛,有这个机会结识很多新朋友,特别是数字经济领域的朋友。刚才蓁蓁提到了痛点,我提一个机会。像华润这样的企业集团,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它成功布局了很多具有网络特征的产业。我们今天是从零售的角度来讲,华润拥有超过4000家大大小小的门店、覆盖零售,覆盖医药,遍布全国27个省。那么华润也是最大的城市燃气供应商,覆盖240个城市,3000万户人家。那么我们自己也探索过互联网的业务,机会是我们这个网络要和数字的工匠,数字行业的领军企业,和他们汇集的高端的智慧和能力结合好。这一片结合呢,会带来我们转型的机会。如果痛点呢,是我们必须加速转型。
马化腾 :我感觉我们这个行业的痛点,还是在空中,属于线上。但是我们觉得它如果一直在空中的话,我觉得是没有前景的,它必须要落地,必须要和传统行业融合在一块。那么这方面呢,其实有很多的机会,虽然我们展示了很多的案例,但是有很多个案点,还没有到面,还没有到线。傅总给我讲说,他们有3000万户的燃气终端,有300万个啤酒的销售终端,怎么能跟线上结合呢?我说我现在一时还想不出来怎么结合,但是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点。未来线上线下融合,这方面是很大的痛点,也是一个巨大的风口和机会。
叶蓁蓁 :好的,刚刚就像pony演讲中说过的,腾讯要做各行各业的数字化的助手。实际上在我看来,腾讯就是100年以前一个电力公司的概念,实际上要为各行各业提供能量和能源。
王敬东 :谢谢主持人,我觉得数字经济和银行天然的契合。但是银行就带来一个问题,你要更好的服务客户,让客户感受到银行的服务无处不在,非常方便。那你的这个数据怎么应用,这是我们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刚才马总讲的要落地,那我们现在有数据怎么样用好,怎么样把这个数据转化为更有效的服务客户,这是我们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我们这样的数据怎么样在防控金融风险当中发挥作用,这是我们面临的问题。
张轩宁 :我们在数据获取,数据储存和数据应用方面,这些数据的场景数据化,商品数据化,还有员工工作数据化的沉淀和应用能力都不足,传统企业都是这样的。现在是数据年代,我们不断在学习,这是我们最深刻的痛点。
叶蓁蓁 :所以大家看到无论是台上领军企业的巨头,大家面对数字中国,互联网 未来的时候,其实大家都有共同的困惑需要一起来探讨。所以,如果你们心中有很多问题不要焦虑,我们一起来解决这些问题。
那我们就挨个儿请教一下各位,朱总。过去在旧的基础设施时代,咱们的汽车是跑在路上的,今天在您的一些演讲当中,我感觉到您要把它智慧化、数字化,想让车跑到网上去,您的规划是什么样子的?
朱华荣 :未来对于汽车产业这个的把握,我觉得数字经济和数字化,以及互联网和智能化有机结合。所以,在这个领域里面,我们布局了未来在智能网联汽车和新能源汽车领域做了一个布局。不仅仅是在产品上、技术上,我们在智能制造上也有大量的技术布局。
所以,我们在过去的近10亿的投入里面,实现了在2016年无人驾驶汽车从重庆开到北京,这也实现了中国乃至世界上最长的一个无人驾驶汽车的长里程的测试。而且马上4月份也会有智能网联的L2级的汽车投放市场,当然我们会在2025年,就是高度自动驾驶的汽车会投放市场。
这就是未来长安从产品上的转型升级。
叶蓁蓁 :听说今天您跟腾讯还有一个战略合作要宣布,能不能先剧透一点点。
朱华荣 :pony在这里,当然会生一个小baby。其实刚才pony已经说了,他有他的焦虑。你看他刚才说到,他一直在线上,他有焦虑。其实我在地上,我也很焦虑。以前可能是你在天上飞,我在地上跑,我觉得未来的话,我们应该是你成就我,我成就你。传统经济、实体经济和互联网经济的有机结合,才有真正的中国未来经济、世界经济,就是未来。
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认为马总这里落地,我升级,然后双方协同发展、融合发展,才是真正未来经济的模式。
叶蓁蓁 :祝愿路上和网上能够更快融合在一起。大家知道华润是中国最大的央企之一,无处不在。但是可能不太了解它的特殊背景,它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央企,华润的华字是中华的华,润字其实是当年毛主席的字,它的名字来历很特殊,今年正好是华润的80周年,作为一家老牌的、大型的央企,那么傅总在规划华润下一步互联网 的过程当中,您的考虑有哪些特殊性。
傅育宁 :华润的产业布局很广,大的范围还没有说呢,我们是消费、健康,华润是最大的连锁超市,刚才也说过了。那么健康产业呢,华润是中国第二次的医药零售商,去年的规模已经超过了1700亿。同时,我们也是最大的能量供应商,刚才说到了燃气和电力。同时,我们的城市综合开发,大家可能知道的万象城,目前在国内有79个,也是规模最大的。
同时,我们新加的健康领域里面,我们有医疗。目前华润经营了超过120家医院,各种类型的医院。也在努力嫁接全世界领先的医疗资源,在这个过程中,华润的各个业务板块都面临着提高信息化水平。特别是充分利用大数据,有效服务客户,提升自己运营效率的转型的任务。
那么,我们很多处于传统产业的布局和产业的市场影响,如果能有效的嫁接上,像腾讯这样的信息化的创作能力。发挥各自的优势,既能实现马总的梦想和实体经济有效的结合,同时也会有效的促进加速我们的转型,实现我们的创新,更有效的服务于实体经济。
叶蓁蓁 :那么马总,现在腾讯可以说是互联网时代中国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者之一了,那作为基础设施的供应者,就像您说的作为一个助手,就会无处不在,在各行各业都会涉及。您打算怎么样让大家更爱腾讯,而不是怕腾讯呢?
马化腾 :很多也这样问,其实对我们来说也是蛮大挑战的。因为我们过去比较习惯,或者我们整个组织架构是对消费者,包括我们内部的产品等等都是为这些服务的。那现在要为企业、政府提供服务呢,那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问题是我们的组织架构形态,包括我们内部部门的重组,因为往往是说找你们公司合作,你们怎么一下子来十几个部门,分头给我谈,说法都是不一样的。
那今年花了很大的精力,通过跟很多的合作伙伴合作,从外到内,来倒逼我们进行内部组织结构的转型升级。否则的话,我们自己也是适应不了未来的发展,那么这里面是相当多的痛点。那我们觉得这样转型之后,我们才能更好为企业、为政府来提供服务。
最关键的就是我们要定位定得好,因为我们很多的业务部门,做着做着就跨界了,做到别的合作伙伴那边去了。那大家就棘手了,这个不行。所以,经常内部要做规范,要梳理,要界定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像我刚才说的有所为有所不为,要把我们的范围定很薄的一层,不要过界。该别人做的,别人能比我们做得更好的事情要让别人做,千万不要去抢。
但是这里面要改变思维了,很多团队习惯闭环,我们过去讲一个产品要闭环,从头到尾都自己做。那现在反而这个地方,我们要谈开放,开环,做其中一条链,我觉得这是很大的承诺,也是我们必须要这么做的,这样才能得到合作伙伴的支持。
叶蓁蓁 :王行长,中国工商银行是世界最大的银行,也是做得非常成功,在传统的金融领域里面。我们都知道大有大的难处,在面对互联网带来的巨大变革面前,您怎么样来规划科技金融、金融科技。
王敬东 :谢谢。所谓的大,我觉得也是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改革开放,才有我们今天的规模,我们是站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成长的。
但是刚才正如主持人所讲的,大有大的难处,我们的数据积累是非常多的,但是因为大转身是非常难的。我觉得这个问题怎么看呢?
第一,首先要解决我们的本源问题,像总书记讲的,怎么样更好的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对经济多样化的需求。我们数字互联网这种手段最终的目标还是要满足多样化的金融需求,这是第一点。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