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 > 中兴之难,惊醒了谁的强国梦?

中兴之难,惊醒了谁的强国梦?

2018-04-22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 ——王小波
了解真相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即使是在信息爆炸的年代,你获取的内容也注定是片面的,很多时候还是带着主观好恶的——当你关注鸿茅药酒的离奇背景和跨省抓捕案时,总有人还对它的神奇药效深信不疑。
不过,很多人对真相也并不在乎。作为围观者,在看戏中满足自己“无所不知”的虚幻感也就够了。反正,这个世界也从来不缺离奇的戏份,比如本周,除了鲍洪升的营销法术,还有贾跃亭的春暖花开,以及魅族的年度宫斗剧“羊驼心计”。
而情绪远远比真相容易打动人。
于是,当中兴遭遇美国制裁危机时,有人忙着怒斥“去你丫的美国”;有人忙着指责国内科技公司们忙着搞单车和外卖,耽误了科研大业;有人忙着夸赞危机中现身的76岁创始人侯为贵。
唯有真相,因为太复杂,倒成了最不重要的那点事了。

贾跃亭在本周又回来了,并且是以一种熬过冬天的自信姿态。
一年多的水深火热没有给贾跃亭增添什么白发。他笑着告诉记者:“FF生来就是希望能做领先特斯拉一个时代的产品。”
让贾跃亭重展希望的是他现在有钱有地了,这意味着,凭借FF汽车翻身的曙光也终于出现了。
但对于贾跃亭这个谜一样的男人来说,每次大事件不犹抱琵琶半遮面就显得很不正常了。于是在本周,关于到底谁是继孙宏斌之后的白衣天使的猜测和争论,让媒体伤透了脑筋。
贾跃亭的第一个绯闻对象是许家印,开始时间是今年2月,当贾跃亭宣布FF已经完成股权融资,金额高达15亿美元时,许家印就被@了,而根据本周一腾讯《一线》的报道,恒大给了3亿美元。
两位当事人都保持了沉默。本周三,又有貌似“正牌男友”的时颖公司出来认领了,该公司董事华宏骥对记者说:FF的新投资人为香港富商赵渡,恒大未参与FF融资。
只是对于贾跃亭来说这份融资并没有那么好拿——以双重质押的方式拿到钱,意味着贾跃亭也要承担失去FF实控权的风险。并且比起“绯闻男友”许家印2017年净利润达 370.5亿元的财大气粗,“正牌男友”的年收入只有1413万美元(约合8877万元),有没有为贾跃亭梦想买单的能力也要打个问号,毕竟造车不是一般的烧钱。

说完拿钱,再说拿地这事。
早在4月初就有消息传出,和FF相关联的睿驰汽车耗资3.641亿元,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后来有记者去实地查看,发现那里依然是一片风沙荒芜的景象,根据最新的消息,基地最快会在5月份开工。
此外,本周关于乐视和资本的故事还有番外篇。
被孙宏斌改名新乐视智家的乐视致新融到了近30亿元,并且出钱的不乏互联网巨头:腾讯子公司林芝利创、京东邦能、苏宁体育等,这个消息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乐视网截止到本周五收获了三个涨停。
不过熟悉剧情的人都知道,乐视网就像一个爱飙车且不靠谱的老司机,以往就有眼瞅涨涨就停了的时候,想体验速度和激情的尽管上车。

02 李叫兽的社会大学
一个少年成名的人很难不被名声所累,李叫兽就是这样的人。
原名李靖的他因为被李彦宏看中并豪掷1亿元收购其公司,成为百度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自此,25岁,90后,百度最年轻的副总裁就成为了他身上的标签。
但这些堆积起来也变成了“运气太好,迟早要摔跟头”的凭证,特别是李靖还是因为做公众号写营销类爆款被李彦宏看上的。
事实上,外界对李靖的看法从一开始就是两级分化,认可他的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有想法,反对者则认为这只是一个做文摘没有实战经验的幸运儿,显然,随着李靖在本周四宣布离职,后者的声音又响亮了一些。
伴随着百度这两年的转型,李靖也被看作是百度信息流——一条被视为与人工智能同样重要的业务线——之中的不那么成功的存在。因为这位年轻人进入百度一年后,所负责的广告创意部因为整体绩效为差而被改组裁撤,外界也早在今年2月份就传李叫兽已经被架空。
不过,如果当初有人因为年轻、90后等标签怀疑李靖是否有真才实干,今天貌似也不妨对27岁的李靖报以更加宽容的看法。毕竟在年轻之时,就经历市值一度超过千亿美元大公司的高管锻炼,对任何人来说,都未尝不是一次珍贵的机会。
就像公司同事对李靖评价的那样:
“刚来的时候他还是个学生,现在他已经学会如何做一个百度高管了。”
有如此经历,未来又何愁没有好的前程呢?

03 侯为贵的“中兴”之战
人们总是喜欢热泪盈眶式的戏剧冲突。
于是本周三,当76岁的已经退休的中兴创始人侯为贵出现在机场时,朋友圈和网络上出现了一片叹息和心疼之论,触痛人们的泪点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仍要再次踏上征程,挽大厦于将倾。
无疑,此时的侯为贵在人们心里就像晚年的金刚狼一样,变成了一个英雄垂暮的象征。
但很抱歉的说,这只是一部分人的过于感性的想象。而一咏三叹最容易让人忽略事情本来的样子。
首先来说说中兴该不该被美国制裁。梳理美国政府和中兴打交道的历史你会发现,中兴此次被制裁并非毫无征兆。
事情缘起于中兴对伊朗的产品输出。早在2012年的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就对中兴公司进行了立案调查。期间的不完全时间轴包括以下:
2012年,美国德州一家法院对中兴通讯发出传召函件; 2013年,中兴公司以一家无锡隔断公司为手段,继续与伊朗进行有关业务; 2014年,美国调查人员在中兴公司高管随身携带的电脑中发现公司两份“规避方案”文件,因此获得公司违法证据; 2016年,美国做出处罚措施; 2017年,中兴公司提出和解,但被发现前后进行了高达20处的虚假陈述,最终被判处8.9亿美元罚金,暂缓额外3亿美元罚金,视中兴承诺的内部措施执行情况决定是否启动7年制裁令。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