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创投人物 > ​直播行业会不会出现“豆芽”“虎鱼”或“虎纹鲨鱼”?答案要来了。

​直播行业会不会出现“豆芽”“虎鱼”或“虎纹鲨鱼”?答案要来了。

2020-10-14 来源:中国新闻网  浏览:    关键词:

近日,游戏直播平台虎牙与斗鱼官宣合并,网友们“终于不用纠结吃外卖的时候打开哪个直播平台了”。最欣慰的应该是腾讯,毕竟俩熊孩子暂时不掐架了。

直播界“鱼虎斗”,企鹅笑到最后

10月12日晚间,斗鱼、虎牙双双发布公告称,虎牙将通过以股换股合并收购斗鱼所有已发行股份。斗鱼现有股东和虎牙现有股东将在合并后公司中各占50%的经济权益。

根据合并协议,若合并完成,虎牙现任CEO董荣杰和斗鱼现任CEO陈少杰将成为合并后公司的联席CEO,陈少杰也将成为虎牙董事会第十名成员。

在此之前,斗鱼与虎牙可谓是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谁。

2018年至2019年,斗鱼以侵犯知识产权为由,先后向苹果公司连续投诉虎牙23次,要求苹果下架虎牙旗下的两个直播App。这一事件最终以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发出的一份“停止投诉”裁定书而告一段落。

2018年发生的“黑公关事件”也是双方矛盾激烈程度的体现,斗鱼当时在官微上公开发布了一份名为《网络“黑公关”研究报告》并在微信公众平台发表了《向黑公关SAYNO》等文章,指责虎牙曾捕风捉影、肆意抹黑斗鱼及其平台主播。

2020年7月,广州南沙法院就此作出二审宣判,认为斗鱼构成商业诋毁,应向原告虎牙赔礼道歉。但斗鱼迟迟没有履行判决,直至9月被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才公开致歉。

2020年9月21日,斗鱼发布致歉声明后,被网友戏谑“2018年的文章现在道歉?直接说要合并了就行,不用铺垫。”“小两口床头吵架床尾和。”

值得注意的是,斗鱼与腾讯也在10月12日签订了一份“重组协议”,腾讯将以总价5亿美元将“企鹅电竞”游戏直播业务转让给斗鱼,斗鱼与企鹅电竞合并后的整体再与虎牙合并。合并完成后,斗鱼将成为虎牙私有全资子公司,并退市。

此次合并预计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腾讯通过收购各方股份,成为合并后新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拥有67.5%的投票权。“鱼吞了企鹅,虎吞了鱼,但最大的赢家还是企鹅。”有网友如此评价。

鱼虎握手,殃及主播?

腾讯对虎牙和斗鱼之间的斗争可能头痛已久,毕竟其分别持有二者36.9%和38%的股权,可谓是手心手背都是肉。

2019年3月,腾讯IEG(腾讯互娱事业群)甚至成立了一个新部门——游戏直播业务部,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协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意图平衡三家互挖主播的竞争、控制整体消耗。

鱼虎相争,主播曾坐收“渔翁之利”。斗鱼在2014年获得红杉资本2000万美元A轮融资后,曾接连高价从虎牙挖主播。“斗鱼TV一个月从虎牙直播连挖6人,总费用超过6000万”的报道彼时铺天盖地,其中包括当时LOL顶级主播小智,据称签约费高达1500万。

2014年到2015年,游戏主播的身价普遍上涨10倍有余,全民直播、熊猫TV等平台陆续参战,让头部主播开始了频繁跳槽模式,且频频刷新签约金上限。

不过,这种不正当竞争的情况逐渐被司法界叫停。广东高院2020年4月发布《关于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审判指引(试行)》厘清了主播违约跳槽和平台不正当竞争的界限。

另外,违约案件高额赔偿的判决及司法界的审判意见,也使得平台间的主播竞争不断趋于理性化。

如,游戏主播嗨氏(原名“江海涛”)2017年在与虎牙的合约尚未到期的情况下跳槽去斗鱼,2018年2月法院判决要求嗨氏赔偿4900万元违约金。而原属斗鱼的知名电竞选手韦神(原名“韦朕”)在2017年尚有直播合同在身时,跳槽至虎牙,最终需向斗鱼支付的违约金达8522万元。

在一些主播看来,此次鱼虎握手,之前各大平台互相挖人增加主播身价的不正当竞争会越来越少,主播天价签约费或将成历史,头部主播面临降薪可能。

斗鱼某头部公会的工作人员表示,两个平台合并以后,竞争变小,不会像以前那样互相挖墙脚,受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张大仙、旭旭宝宝那种头部主播。“以前1000万/年的,以后可能会降到800万/年甚至600万/年。”

不过,华中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媒介伦理与媒介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张勇军认为,虎牙、斗鱼的合并是市场竞争的结果,这是1 1>2的市场选择,合并后的平台话语权将进一步加强。头部主播获得用户认可,将会拥有更好的发展。而普通主播面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合并能否打出“王炸”?

面临激烈竞争的并非只有主播,游戏直播赛道上,各方都虎视眈眈。

艾瑞咨询《2020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以来,没有新的独立游戏直播平台成立,说明游戏直播行业已逐渐趋于饱和。但游戏直播作为重要的内容产业赛道,仍具有强大吸引力和新机会。

一方面,哔哩哔哩、快手、西瓜视频等新锐拓展游戏直播业务并持续加大投入;另一方面,酷狗直播、Now直播、爱奇艺等众多娱乐直播平台,均延伸出游戏直播内容,构建多元化直播内容生态,游戏直播下半场的竞争仍然十分激烈。

小葫芦大数据显示,快手在活跃主播、礼物收入、礼物人数等维度的数据已经达到斗鱼和虎牙两者之和。2020年4月,快手游戏主播开播数达180余万,而斗鱼虎牙分别为65万和83万,快手主播礼物收入总计19亿元,斗鱼虎牙分别为7亿元和8亿元。

B站则开始重金投入,不仅斥资8亿元拿下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赛区3年国内独家直播权,还以5000万元签下了昔日“斗鱼一姐”冯提莫,英雄联盟知名电竞选手Uzi也入驻B站。

如果说快手和B站都是腾讯的被投公司,勉强算得上友军,那字节跳动对游戏的投入,则让腾讯更加警惕。

2019年下半年开始,除轻度休闲游戏外,字节跳动开始尝试重度游戏的研发,并且在抖音尝试DOTA类游戏直播。2020年,字节跳动游戏代理的品类中《热血街篮》、《航海王热血航线》等一些游戏已经浮出水面。

不仅前有狼,后有虎,游戏直播赛道本身也面临系列问题。斗鱼和虎牙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游戏直播变现已经从高速发展进入到瓶颈期。一方面,二者用户高度重合,另一方面,营收增速持续变缓且营收结构过于单一。

虎牙2020年二季季度总付费用户为620万,比一季度只增长了10万;2019年一季度同比增速93.4%,但2020年二季度只有34.2%。斗鱼二季度平均付费用户账号为760万,与一季度持平。除了直播里的会员付费,广告几乎是唯一的其他盈利来源。

艾瑞咨询认为,面对营收结构过于单一的情况,直播平台不断探索创新,发展出陪玩、直播电商、云游戏等新业务模式。“可以看到头部游戏直播平台在原有游戏和赛事直播内容之外,不断拓展出娱乐、秀场、自制赛事、自制综艺等多样化的内容形态。”

万物皆可直播的当下,虎牙和斗鱼强强联手能否在游戏直播战局中胜出,结局尚未可知。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